当前所在位置 : 风云人物

为什么说唐德宗李适是中国历史上腐败的鼻祖

导语:什么是腐败?现代词条对腐败是这样定义的:“腐败在广义上说是行为主体为其特殊利益而滥用职权或偏离公共职责的权利变异现象,从狭义上说泛

什么是腐败?现代词条对腐败是这样定义的:“腐败在广义上说是行为主体为其特殊利益而滥用职权或偏离公共职责的权利变异现象,从狭义上说泛指国家公职人员为其特殊利益而滥用权力的权利蜕变现象”。

腐败并不新鲜,只是不同时代腐败的特点和存在的程度不同而已,如果说谁是中国历史上腐败的鼻祖,应当属于夏启,他废除了禅让制度,把位子传给了他的儿子,开创了历史上腐败的先河,从此,中国社会的腐败问题就开始出现了。而唐德宗李适纵容支持腐败那就更令人咋舌了。

唐德宗李适,唐朝第九位皇帝,谥号为神武孝文皇帝。在位前期,坚持信用文武百官,严禁宦官干政,颇有一番中兴气象。但泾原兵变后,文官武将的相继失节与宦官集团的忠心护驾所形成的强烈反差使德宗放弃了以往的观念。在执政后期,德宗委任宦官为禁军统帅,在全国范围内增收税间架、茶叶等杂税,导致百姓怨声载道。

德宗对宦官态度的转变,使宦官由刑余之人而口含天宪,成为德宗以后政治中枢当中重要的力量。像他的儿子顺宗、孙子宪宗以及后来的敬宗、文宗等都是死于宦官之手。史学家往往把宦官专权称为唐晚期政治腐败和黑暗的表现之一,腐败之风的蔓延与一发不可收拾,与德宗对宦官态度的改变有直接的关系。

据《资治通鉴·唐记五十》记载:给陆贽送礼遭拒绝的一些官员,心怀不满,埋怨他不近人情,反映到皇帝唐德宗那里。唐德宗也觉得陆贽“清慎太过”,便私下里对陆贽说:“卿清慎太过,诸道馈遗,一概拒绝,恐事情不通。”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你太过于清廉和谨慎了,各道州府官员到长安来,送给你一些礼物,是人之常情,你全都拒之门外,一律不受,这是不合乎情理的。”

按说德宗的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要是一般人,早就拿着这个“尚方宝剑”同流合污去了。可是,陆贽却义正词严地回敬德宗,说贿道一开,必然成灾,收小礼必然养成大腐。他为天下计的回敬掷地有声正义凛然,唐德宗自然无言以对。当然,对于这样一位喜欢搜刮浮财的皇帝来说,陆贽实在有些碍手碍脚,加之小人裴延龄屡进谗言,796年,陆贽被排挤出朝廷,贬为忠州别驾。

唐德宗之所以会出此言,是因为他本人就十分贪财且聚敛无度。贵为天子的他,除了国库以外,居然还设有“琼林”、“大盈”两座私库,储藏群臣进贡的财物。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于是,上行下效,各级官吏贪污成风。

更有趣的是唐德宗计划造一批漕运船。刘晏执掌财政大权,原本一条船预算50万钱,他大笔一挥批给100万。群臣不解,刘晏解释:造船者人数多,拿点回扣在所难免,50万造的船估计难以保证质量,而100万即使被贪走50万,剩余50万足以保证质量,众人叹服。看看,皇帝批准的回扣比例,令人感到腐败之风已到了病入膏盲的地步。

《新唐书》曰:德宗猜忌刻薄,以强明自任,耻见屈于正论,而忘受欺于奸谀。故其疑萧复之轻己,谓姜公辅为卖直,而不能容;用卢杞、赵赞,则至于败乱,而终不悔。及奉天之难,深自惩艾,遂行姑息之政。由是朝廷益弱,而方镇愈强,至于唐亡,其患以此。

一个国家无论多么富有,如果不能铲除社会中的腐败现象,社会生活就不能和谐稳定。惩处腐败,是国家意志的体现,如果做不到这一点,腐败所衍生出来的罪恶,会越滚越大,威胁社会政治和经济生活的稳定,这已为无数事实案例所证明。因此,持续打击社会上各种腐败现象是决不能动摇的。

关键词: 历史, 唐德宗

相关文章